第213章 迟藕身份败露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未分类

更新时间:2019-05-12 12:03:25字数:2074

白褐色的酥糖摔在了地上,登时四分五裂。

迟柔的眸光颤抖了一下,看着满地碎渣,有些不知所措。

“这是什么鬼东西,赶快拿开!”

迟藕十分鄙夷的别开了自己的脸,虽然她来皇宫的日子不长,但她早就已经习惯了吃各种山珍海味和各式各样的宫廷糕点,对于像酥糖这种普通到再也不能普通的东西,她自然看不上眼。

即使这包糖,是迟藕的娘亲拿着自己一枚一枚攒下来的铜盘,跑了不下十几家店,特地为她买来的。

“这个是……小藕最爱吃的酥糖啊……。”

迟柔低下了头,揉搓着自己的衣角,就像是个做了错事的孩子。

她虽然是个脑子不怎么灵光的傻子,但却一心一意的爱着自己的女儿。

“迟藕,你平常难道就是这样对待你的养父养母的吗?”

位于龙椅之上的宣月帝颜桑神情严肃至极,带着帝王的威严,开口便叫人心肝一颤。

迟藕的心里顿时“咯噔”一下,她就算再怎么愚蠢,也不会听不出来皇帝这是生气了!

她连忙摆手道:“不不不,不是这样的舅舅,侄女其实只是见到他们,所以太激动了就……”

“既然平常不是这样的,那就是当了郡主之后就六亲不认咯?”

欧阳少洵一手撑着下巴,十分不屑的冷嗤了一声。

颜宸在一旁看着他那副嫉恶如仇人的模样,唇角不由得勾起淡淡的笑。

“当,当然也不是!”

迟藕脸色一变,就如同吃进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般,脸色极其难看。

而就在这时,迟柔靠近到迟藕的身边,十分小心的捏住了迟藕的衣角,不断摇晃。

“小藕,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……”

“你,你放开我!”

迟藕在心底惊呼了一声,天呐,这傻女人竟然敢碰她价值千金的衣服!

迟柔被这一声吼,吓得立刻松开了手,不敢再碰。

迟藕的爹爹迟郎终于看不下去了,将迟柔护在了自己的怀中,生怕迟藕再伤害她。

他抬眼望着自己亲手养大成人的女儿,只不过几天未见,竟然让他感到如此陌生。

“小藕,她是你娘亲,你不能这样对她……”

只是一句话,但却说中了令迟藕感到以为羞耻的事情。

她才不要一个傻子当娘亲呢,呸!

“行了,你有完没完,你们就是本郡主的养父母罢了,这是你们亲口承认过的,本郡主的舅舅应该也给了你们一大笔钱财吧,怎么,难道是钱不够,所以就又跑来这里和本郡主打起感情牌来了?”

迟藕眼珠提溜一转,计上心来,直接跪在了地上,面朝颜桑。

“舅舅,方才侄女打翻了那包酥糖,其实是因为怕里面被下毒,他们想以此来威胁舅舅,毕竟这种事情可不是没有发生过!”

迟藕说完竟开始抽噎了起来,就像是真的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,她这些胡诌的事情,气得迟郎险些一口气没喘上来,气昏过去。

什么下毒,他和迟柔身为父母,就算是自己死了,也绝对不会伤害自己的女儿半分啊!

颜桑低眸瞥了一眼迟藕,眼中的疑惑之意不由得加深了,索性又看向了帝烨冥,毕竟这两个人是帝烨冥带过来的。

“三王爷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又是什么意思,都把朕给搞糊涂了。”

帝烨冥缓缓放下手中的酒杯,宽大的广袖下露出十指,骨节分明。

他的一举一动都显得那么从容高贵,宛如神祇,从骨子里透露出的王者风范,足以令人臣服。

“本王只是不想让事情的真相,被永远掩埋在黑暗之中罢了。”

“真相,什么真相?”

颜桑与皇后慕容婉仪对视了一眼,更加不解了。

帝烨冥递给迟郎一个眼神,迟郎犹豫了片刻,下定决心的点了点头。

他有罪……

他虽然贫苦,但却一直教导迟藕,做人一定要诚实。

但在那日,他撒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谎言。

迟藕告诉他们,宣月皇室正想要领养一个女孩,过继到失踪多年的大王爷名下,但唯一的一个前提是,不要有亲生父母的孩子,最好还是个孤儿。

所以他们必须要承认,她迟藕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。

为了自己的女儿不再跟着他们过苦日子,进宫当郡主,迟郎真的一咬牙,撒下了这个谎言。

他还记得迟藕被接进宫的那一天,他和迟柔哭了整整一夜。

“没关系,小藕很孝顺的,她一定会回来看咱们的,而且她既然能被选中过继到大王爷名下,那是她的命中注定,也是咱们的荣幸啊。”

迟郎是这么安慰迟柔的,也是这么在心里安慰自己的。

他告诉自己,不能这么自私,不能因为舍不得而让自己的女儿丢掉了锦衣玉食的生活。

那个时候的他,还在对那个走的时候,连头也不回的女儿怀揣希望。

几天之后,迟藕真的回来了,还带着一壶下了迷药的酒……

之后发生了什么,他不清楚了,只知道他和迟柔是被帝烨冥的手下从厚重的土堆中救出来的,只差一点点,他们就要赶赴黄泉之路了。

他知道他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,给不了迟藕富裕的生活,但却从来没有想过,迟藕居然拿走了别人的信物,冒充了别人的身份,还能狠心到是真的想让他们从此消失在这个世界上……

迟郎想要说的话有千句万句,但话到嘴边,只剩下了一句。

他“噗通”一声跪在了地上,磕了整整三个响头。

“草民罪该万死,其实迟藕是草民的亲生女儿,草民却撒了慌,欺君罔上,罪责……当诛!”

“嘶,这——”

底下的众人面对这戏剧性的一幕,一片哗然,但却又有了那么一点心里安慰。

他们就说嘛,如此嚣张跋扈之人,怎可能是大王爷的女儿!

更何况,这迟藕和大王爷没有丝毫的相像,就算是长相随了娘,那她的一举一动也不可能连大王爷的一点儿影子都找不到吧。

迟藕觉得迟郎一定是疯了,就算他们不想活,那也别拉着她一起死啊。

“你胡说,舅舅,你千万不要听信于他,他为了拿到更多的钱,什么骗人的话都说得出来!”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